• 司法责任制改革:追责保护相统一 给司法人员“定心丸” 2019-05-20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第三十章探险

        吴文静也知道自己太意气用事了。

        实在是今晚他心情太糟糕,本来最初他娘提出让他娶萧樱这事时,吴文静是抵触的。

        可相处一阵子,吴文静实在说不出萧樱哪里不好。

        性子好,人也聪明,做事大胆。

        而且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验尸本事。

        如今已经不是萧樱配不配他了,而是他自觉得配不上萧樱。

        可终究还是抱着侥幸的心思,所以他没有阻止母亲今晚和萧樱摊牌。

        最终萧樱拒绝,其实也在吴文静的意料之中??赡昵嵝』镒?,初初动情,便被对方无情的抹杀了。吴文静此时还是不敢正眼去看萧樱。

        所以今晚吴文静没像平日那般逆来顺受,而是气呼呼的瞪了一眼聂炫。

        手中握着火把自顾自往村外走去。

        聂炫大怒。

        “吴文静,你疯了?!?br />
        “你们回去吧,我去帮赵叔找鼠儿?!?br />
        他也顾不得自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了。实在是……太丢脸了,他简直一刻也不想留在家中。

        吴文静走出很远,只隐约能看到前方有团火光闪动。

        萧樱和聂炫都没动。

        最终二人对视一眼,聂炫恨恨的道。

        “真是疯子?!?br />
        说完,转身进了院子,萧樱没动继续站在院外。很快聂炫回来了,手中拿了把长剑。

        “……早知道我索性去跟着殷九明?!?br />
        “千金难买早知道,聂公子,走吧?!?br />
        聂炫冷哼一声,迈着向小秀才走的方向追去。

        “姓赵的既然说山上有狼,你一会小心些,跟在我后面,见到狼别慌。那种畜牲最是欺软怕硬?!?br />
        也不知道聂炫口中这句欺软怕硬是真的在骂狼,还是指桑骂槐。萧樱只有乖乖点头的份。

        没法子,穿越没有自带金手指,指着她这渣渣战斗力,只有被狼啃的份。今晚若是换个人,萧樱都绝不会进山。

        可对吴文静,萧樱却是心存愧疚。

        吴文静当初接回母亲是情理之中,可是连同带回半死不活的她这个累赘,小秀才没有我犹豫,将无处容身的她一同接回吴家。吃的虽然是粗茶淡饭,却给了她活命的机会,这份恩情,萧樱始终记在心底。

        她可以为了小秀才赴汤蹈火,唯一不能回报的便是爱情。

        也许在这里人看来,以身相许是最好的报恩法子,可是她不能。

        接受的教育不同,她无法让自己爱上吴文静,如果在现代,吴文静倒可能成为她的男闺密。

        两人步子加快,很快追上小秀才。小秀才胆子不大,刚才一气之下独闯密林的冲动劲过后,他便有些后悔了,可是碍于面子,他是硬着头皮举着火把往林子里挪。

        老人说狼怕火光。

        小秀才想着,只要火把不灭,饿狼就不敢来咬他。

        正胡思乱想间,他便听到了脚步声……

        吴文静吓的不轻,又不敢回头去看,他娘再三叮嘱过他,走夜路千万不能回头,容易撞鬼。

        小秀才口中嘀嘀咕咕着念着什么。

        然后,就被‘鬼’拍了肩。他一蹦三尺高,好在聂炫适时出声。

        “你见鬼了?!?br />
        小秀才惊魂未定,心道可不见了鬼吗?

        “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不来,难道眼睁睁看着你喂了饿狼?”聂炫冷声道。

        他这人除了和萧樱说话时能有点面部神情,大多数时候都是冷冰冰的,平时看着是一幅拒于千里的架式,此时看着却十分的亲切。

        “多谢聂大哥?!?br />
        “少套近乎?!蹦綮爬渖?,然后越过吴文静,走在前面带路。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深夜进过林子。那种感觉……毛骨悚然。

        不知道什么东西在叫,断断续续的,时大时小。脚下偶尔会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萧樱觉得自己周身汗毛孔都是大张的,她想自己简直就是自虐。

        她一个小姑娘,原谅她如今生理年龄还是个小姑娘。

        这搁在现代,还是被爹妈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她如今却命苦的和两个‘疯子’奔波在荒野的密林中?;挂淌苣遣皇贝芄疟叩纳叱媸笠?。

        “没有蛇?!?br />
        也许萧樱的表情太凝重了,尤其在火光的映衬下。所以吴文静说起话来小心翼翼。

        “谢谢吴公子好心提醒?!毕粲W约憾季醯蒙籼笱芰?。

        果然,小秀才刚冒出的话头缩了回去。

        聂炫前面开路,不仅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要时刻注意身后一对‘棒槌’简直疲于应付。吴文静看起来就缩手缩脚,一幅不顶事的样子,聂炫压根也没高看他。

        可是萧樱不同啊。

        萧樱那胆子……

        敢和腐尸面对面,相看两欢的人物。

        竟然被一只老鼠吓得小脸惨白,简直太毁形象了。

        “萧姑娘,大人有大量,小秀才本来就胆小,你这么一吓,他胆子更小了。一会若是真的遇到点什么……他怕得软成一团,我们谁来背他?!?br />
        “放心,若是真遇到什么,我会先吓的软成一团的。你可以扔下我们两个独自逃命。反正我这条命算是吴家母子救来的,再还给吴家也不算什么?!?br />
        了解她的,从她这话中便听出,萧樱是真的生气了。

        不管被吓的还是被逼得深更半夜在林子里乱逛。

        反正萧樱气的不轻。小秀才于是更加靠近聂炫了,简直连眼角余光都不敢去看萧樱了。

        原以为萧樱是个好脾气的,在破庙里遇到萧樱时,她伤的那么重,他们这帮人见死不救,也没见她生气。

        又一只老鼠从萧樱脚边一闪而过。

        萧樱已经没力气叫了。

        再厌恶的东西,看的多了似乎也有免疫力了。

        她轻轻跺了跺脚,用以驱赶脚边的虫蚁。

        就在这时,聂炫突然回身。

        一把将吴文静手中的火把抢过,然后连同他手中的,然后迅速往地上一戳?;鹈缫幌卤惆盗?。

        不等吴文静出声,聂炫已经小声提醒。

        “……别出声,前面有人?!?br />
        吴文静似乎刚要说什么,听了聂炫的提醒,话被他生生憋了回去。

        聂炫示意二人俯身,然后小心跟在他身后。

        然后悄悄的,几乎没有声响的避进了身边浓密的林子中。

        很快,萧樱也听到了动静。远处,有人举着火把渐渐向他们所在之处靠近?!澳挠腥??大惊小怪?!?br />
        有人骂骂咧咧的开口。
  • 司法责任制改革:追责保护相统一 给司法人员“定心丸” 2019-05-20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北京赛车微信群 安徽时时彩走势图表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app 北单投注技巧 9188彩票网体彩排列5 重庆幸运农场直播 北京赛车运动社团老徐 昨晚七乐彩开奖公告 极速时时彩是谁开的 河南幸运武林走势 牛牛热免费精品视频 pk10八码高手论坛 12081超级大乐透 腾讯彩票中秋充值 十一选五任八稳赚一元 十一运夺金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