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爱情能比性命和前途重要吗?

        显然,在宁翔云看来是不能的!

        更何况,他和景秀萱之间这也不算爱情。

        最多只能称得上是逢场作戏而已。

        所以,当他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时。

        宁翔云很果断的,选择了牺牲景秀萱的尊严,而保全自己。

        可宁翔云却不知道。

        就在刚才的那一刻。

        景秀萱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才使自己正视了这段感情。

        而景秀萱也是没有料到,宁翔云却和她想的并不一样。

        “宁公子,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景秀萱难过极了,美丽的脸上写满了悲伤欲绝:“我对你痴心一片,你为什么要负我?”

        “你还不快跳,我都要死了!”

        景秀萱以为宁翔云至少会解释一下,却没想到对方连解释都懒得解释,甚至还对她恶声恶气起来。

        “那你就去死吧!”

        听到宁翔云用如此难听的语气对自己讲话,景秀萱彻底出离了愤怒,直接对金翎说道:“这个人我不救了,你杀了他好了!”

        “秀萱妹子,不可??!”

        路若诚闻言大惊,连忙走了过来,向景秀萱说道:“我们还需要宁公子和剑圣府的朋友们协力相助,不然可能连接下来的关口都闯不过去了!”

        “怎么?”

        景秀萱心中一冷,看着路若诚的脸,很是失望道:“难道你为了争取到他的帮助,便也愿意牺牲我吗?”

        “不过是跳一段艳舞而已!”

        路若诚低声道:“反正在场的这些人,都未必能走出天宫!”

        “而且,就算他们最后都活了下来,我也会出手将他们一一除去!”

        “到那时,你的清誉依然还在!”

        “哼,就算你肯为我除去这些人!”

        景秀萱冷笑:“那么你呢,你不是也一样看到了?”

        “大不了我娶你就是了!”

        路若诚盯着景秀萱前凸后翘的火爆身材,咽了咽口水道:“反正我未娶你未嫁,刚好能凑在一起勉强过日子!”

        四大王者里,景秀萱是唯一的女性。

        虽然在相貌上,景秀萱并非什么天姿国色。

        但她的身材,却是极为健美性感的。

        再加上那身小麦色的皮肤,总给人一种难以驯服的野性美。

        而随着每日每夜的朝夕相处。

        裴鸣钵、路若诚和田苟这三人。

        其实多多少少都对景秀萱,抱有一定的占有欲。

        只是,裴鸣钵和路若诚这两人,并没有田苟表现的那么疯狂而已。

        景秀萱微微一怔,路若诚的话让她感到有些心惊。

        不过,很快她便不屑一顾道:“切,路若诚,你糟老头子一个,也配觊觎我的美貌?”

        “我今天就是不跳,你能把我怎样?”

        “如此,秀萱妹子,那么为兄就只能得罪了!”

        路若诚面色一沉,这个女人如此不上道,便让她瞧瞧自己的厉害。

        紧接着,路若诚便突然出手偷袭。

        由于他实力比景秀萱高出太多,景秀萱虽然有所防备,但还是被路若诚两三招之内就给拿下了。

        “路若诚你这个王八蛋!”

        景秀萱被路若诚直接给束缚了双臂,她挣扎不脱,就气急败坏的咒骂了起来:“你算哪门子王者?一点骨气都没有!”

        “你连田苟都不如!唔唔……”

        路若诚面色一沉,直接把景秀萱的嘴巴给堵住了。

        “不好意思金公子,让您看笑话了!”

        之后,路若诚便一脸谄媚的对金翎说道:“您不是想看秀萱妹子跳艳舞吗?我马上为您安排!”

        “唔唔!”

        景秀萱闻言,更是在路若诚怀里极力反抗,眼中泛起了屈辱的泪花。

        “秀萱妹子,你不要怪我心狠!”

        路若诚把嘴凑到景秀萱耳边说道:“是你自己不识抬举,非要捣乱我的计划,为了讨好金公子,我只能出此下策了!”

        接着,他还伸出舌头,在景秀萱的耳垂边舔了舔,并一脸贪婪道:“金公子说的没错,你的身上可真香??!”

        说完,他突然一手探至景秀萱的领口。

        只听滋拉一声,一道布匹被撕裂的声音随之响起。

        碎布飘下,景秀萱软滑的右肩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中,而她挣扎的反应也更加强烈了!

        “嘶!好棒的身材!”

        “简直是尤物??!”

        “这样的女人,我就是骑在她身上一百年不下来也愿意??!”

        看着景秀萱果露的肩头,人群当中的呼吸声瞬间浓重了起来。

        此刻,刚才还一个个道貌岸然的男性修士,全都盯着那闪亮亮的肌肤,露出了色迷迷的表情。

        而一旁的金翎,看到这番诱人的景色,心里也猛然出现了一股子冲动。

        毕竟,他还是个未尝过女色的少年,哪里经得起这种诱惑。

        路若诚见到金翎的表情,便立即明白过来,感情这位还是个初哥

        于是,他心头一动,在景秀萱温软的肩头摸了一把,极其猥琐的向金翎问道:“嘿嘿,金公子,怎么样?可还想继续看???”

        此刻,金翎显然是忘记了自己的初心,彻底被美色给引诱了。

        他听到路若诚的话后,咽了口口水,指着景秀萱的胸口,隐约露出的肚兜道:“把那个东西给我摘下来!”

        “好!“

        路若诚嘴角高高扬起,一手拽住景秀萱肚兜上的绳子,说道:“金公子可别眨眼,这就叫您大饱眼福!”

        “住手!”

        言毕,路若诚刚想扯断景秀萱的肚兜,便只听一声大喝,一个人突然从斜刺里冲了过来。

        这人的气息无比虚弱,可是冲撞过来的力量,却是大的惊人。

        嗖!

        他一掌劈向路若诚的鼻梁,使得路若诚心头一惊,直接把景秀萱当作人肉盾牌,朝那人丢了过去!

        “路若诚,你这个杀千刀的,老娘跟你没完!”

        这一下子景秀萱便是彻底恢复了自由身。

        她转头先是朝路若诚臭骂了一句,然后赶忙将自己果露的肩头给捂住了。

        “秀萱,你没事吧?”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自然就是田苟。

        刚才他看到景秀萱被路若诚侮辱,顿时心中燃起怒火。

        纵然他已对景秀萱失望透顶,但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对这个女人恋恋不忘。

        。九天神皇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爱彩乐安徽11选5 天津时时彩0084 北京pk10平投怎么赢 四川金7乐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时时彩规则 3d315期试机号 pc蛋蛋赚q币 香港六合彩开码 大乐透5十2准确预测 北京pk10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 中彩网双色球图表 老时时彩360开奖数据 体彩排列3走势图 老时时彩官网 四川时时彩平台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