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黑福彩22选5开奖走势图表 > 变身成仙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异变来临 (大章)
        隐约的,羲月又有了那种淡淡燥意,但就那么一瞬就消失了,快的羲月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消失了。

        “难不成和愿族有关?”羲月猜测道。

        可是愿族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让她忌惮。九幽之主也不过大罗金仙而已,就算有再多愿族出世也难以再有超越他的存在。而区区大罗,又能掀起什么风浪。何况当初为了防止愿族作乱,羲月留下过后手的。愿族也发过誓,不会危害洪荒,不轻易出九幽,不可能一出世就造反才是。

        羲月又掐指测算起来,看了看几位徒弟,妖族,西方乃至人族,还是一片的太平。羲月想来想去,莫不是因为人族即将迎来魏晋南北朝的时代。这个极度黑暗的年代,五胡乱华,炎黄后代汉族子民死伤无数,几近灭族。汉族乃是最正统的人族,三皇曾统领的那部分人族。羲月前世也算是这部分人族,如果真的是这部分人族迎来黑暗的时代。她心中出现这种感觉,那倒也说得过去。

        可是羲月又有点说服不了自己,如果真的是人族,但汉族并没有消亡,反而涅槃重生焕发出了新的生机,也不可能会让她这般。何况在洪荒之中,这些都是人族,五胡乱华也只是人族内部战乱。就算汉族灭亡,人族也不会灭亡。她早就知道历史,根本不足以引动她的情绪才是。人族更有三皇,女娲乃至太清在,怎么也轮不到她操心才是。

        难不成愿族加上人族?羲月忽然想起那个传说,可是如果真的传说成真那什么巫神出现,以愿池的力量最多也就造就一个大罗金仙,了不起一个准圣。而一个只是后天造就的准圣,在洪荒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但愿平安无事?!濒嗽伦钪栈故俏弈蔚奶玖艘豢谄?。

        就算她现在知道了,她连云梦泽都出不去,又能做什么呢。她不是救世主,不可能救的了所有人,也不可能摆平所有的事。如果注定要出什么事,那也只能说天意如此了。

        此时此刻地府之中,后土也再次升起了那种奇怪的感觉,一闪而逝。一时间,后土有些坐立难安,可是她还在禁闭期间不能出去。

        后土和羲月不一样,云梦泽是羲月的道场,可以自由行走在云梦泽的每一个地方,不算违抗法旨。但是地府却不算是后土的道场,只有平心殿才是她的道场。她能随意走动的只能是平心殿,而不是整个地府。

        可是六道轮回事关整个洪荒众生,后土不得不慎重。她将六道轮回盘祭起,镇压住六道轮回。同时让十殿阎罗,以及巫族大巫时刻把守六道轮回。

        之前不是后土不肯祭出六道轮回盘,只是因为六道轮回和后土的平心殿相距甚远。她远距离超控六道轮回盘镇压六道轮回那般存在,是需要很大心力的,同时也有些勉强,效果也会大打折扣,甚至于还会影响众生轮回。但是现在的她已经顾不得了,若是六道轮回真的出事,那才是悔之晚矣。

        随后后土又以大地之杖化成结界在?;さ馗耐被ぷ〉馗?。若是六道轮回真的出事,地府难免动荡,恶鬼出逃,必将会引起洪荒大乱。她必须做好完全的准备,哪怕六道轮回出事,地府大乱,也不能让这些恶鬼逃出一个。

        两件法宝如此大规模的发动,已经耗尽了后土的精力。这是她能提供的最大的防御了,但愿不会弄出什么乱子。

        至于说什么大的后果,后土到是不担心。轮回和地府事关洪荒天地和众生,道祖和天道不会让它真的出事。

        “娘娘,酆都求见?!焙笸琳急溉攵?,全心镇守六道轮回之时,酆都来了。

        “进来?!?br />
        酆都进来之后,行了个礼,“娘娘,今日地府深处有几处地府突然冒出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属下特来禀告?!?br />
        后土问道:“什么力量?”

        酆都拿出一个玉瓶递给后土,“这股力量很是诡异,有些像我们巫族的力量,又有些像玄门的力量,还有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br />
        后土打开玉瓶,一股略带幽暗之色的力量跑了出来。说是力量,但又有些像一股气体,和灵气差不多。

        “幽冥之力,天地自然之力,混沌的气息?”后土说道,“倒是有些像我们巫族的力量,但更多的像父神的力量?!?br />
        酆都眼中闪过惊讶,“父神的力量,娘娘的意思是这是父神的力量?”

        “不完全是,具体的我暂时也看不出来。这样的东西很多吗,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异变?”后土问道。

        酆都说道:“并不多,只有在最深处有过一些。而且那些地方都是曾经地府扩张之时,形成过裂缝的地方。这些地方还是当初羲月娘娘出手填补过的?!?br />
        “你是怀疑羲月?”后土淡淡的问道。

        酆都没有回答,显然是有些默认。

        后土说道:“不会是她,她不需要这么做,也不会这么做。你太小看羲月了?!?br />
        后土也不怪酆都会这么想,毕竟曾经的仇怨太深了,不是一两次的恩惠就能揭过去的。

        “若不是如此,那这些东西很可能是大地深处出来的?!臂憾妓党隽说诙霾虏?。

        “大地深处?若是这般,倒极有可能是父神的力量,经过亿万年的变迁才会变成如此模样?!焙笸了档?。

        “那几处地方有无裂开的痕迹?”

        酆都说道:“并无,只是偶然有些力量透过结界而来?!?br />
        “嗯,你先着人看住那里,看能不能将其堵住。若是不行就先把这些力量全部收集起来,待日后再做打算?!焙笸料肓讼胗炙档?,“派一个大巫守在那里,免得生出什么变化,记住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br />
        “是,娘娘?!?br />
        酆都正要出去,后土又叫住了他。

        “你去一趟五庄观,问镇元子道友借地书一用。他若不问其缘由也就罢了,若是问起来就说是地府有事,需要地书一用。镇元子要是有所犹豫,你不妨借用一下羲月娘娘的名号?!?br />
        “是,娘娘?!?br />
        后土想了想又说道:“镇元子道友若是有意相助,你就将他邀来。只是贫道如今情况,不便招待也不便见面,你要说清楚。他肯来,你就请镇元子道友用地书护住地府,不愿意就算了,莫要强人所难?;褂衅兜佬枰展?,暂且就不便见任何人。地府的大局,你要时刻关注,不可掉以轻心?!?br />
        “你顺道再去一趟血海,让冥河天君也注意些,地府和血海相连,若是地府有事,难免也要牵连血海?!?br />
        “是,娘娘?!?br />
        酆都离开平心殿后,稍作吩咐,就往血海和五庄观而去。此事怕是不简单,他是一点也不敢耽搁。

        愿族和众多生灵的出世,使九幽之地变得热闹。以前只是九幽一人,什么都不需要,如今却是不行了。所以九幽吩咐众多族人开始兴建宫殿,房子,他想要这里成为另外一个人间。

        因为族人的出现,九幽用大法力将愿池所在之地划为了圣地,设了结界和阵法?;?。愿池是愿族的根本,不容破坏和亵渎。然而今日愿池之中却溢散出了几缕不同以往的气息,这股气息和九幽之力很像,但又有本质性的区别。辅一出现,就本能的让九幽之力畏惧。

        这种情况有些反常,让九幽十分担心。原本他以为只是族人诞生引来的一些变故,毕竟这气息和九幽之力是有些相像的,隐约还有有些类似圣母身上的气息??墒钦庵智榭霾⒚挥惺奔涞墓ザ兴航?,反而越发的剧烈。而且每一次九幽震动,这气息就会大量喷发出来。

        愿池神秘莫测,拥有莫大的伟力。虽说九幽也是诞生在愿池之中,甚至可以说是愿池之灵,但他并不了解愿池,反而还有些惧怕愿池的力量。只是如今愿池情况越发不好,连带着九幽之地都似乎出现了问题,九幽再怕愿池的力量也只能亲自下去看看了。

        日上中天之时,是愿池力量最弱的时候。九幽趁此机会祭起九幽镜,纵身一跃进入了愿池之中。

        愿池之中没有光,和混沌差不多,到处都是幽暗一片。愿池的水可以说是水,也可以说不是,乃是九幽之力混合不知名的力量液化而成。

        这种液化而成的力量很强大,而且并不会不伤害愿池中出生的九幽,就连九幽镜的防御之力都被愿池的力量冲击的荡起一丝丝震动。

        九幽一直往下,一路之上除了愿池水什么都没有见到。浅处,他曾经是了解的,没有任何的变化。

        也不知道下落多少深,直到来到一处地方,九幽才停了下来。那里是一道分界线,九幽这边的水颜色更浅,另一边的颜色更深。

        这里也是九幽了解的愿池的分界线,分界线的那一边就算当初他还在愿池之中都不敢越雷池一步,那边似有大恐怖。然而这一次是不能不下了,九幽再次催动九幽镜,一道更加强大的防御之光垂下。为了愿族,拼了。

        他一步迈过分界线,更加强大的力量朝着他扑来?;购镁庞木的耸窍忍炝楸?,挡住了。

        九幽继续往下而去,每往下一步,似乎这里的水就会变黑一分,而远处那漆黑之中,好像存在着什么恐怖的巨兽,能吞噬掉世间的一切。

        九幽有些害怕,那种害怕似乎是灵魂,源于血脉。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害怕,让九幽心中升起了好奇,想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过了一会,九幽停了下来。他走不过去了,有东西在挡着他。不是结界,而是两股不同的力量再次对冲形成的一个平衡挡住了他。

        九幽将手放了上去,试图以自己的九幽之力为媒介通过这个屏障。他刚刚接触到这个屏障,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把他给弹了出去。

        九幽稳住身子,眼中闪过惊讶,没想到这股力量这么可怕。他可以想象的到一旦他处于这两股力量的中间只怕会马上被撕成碎片。

        然而还不等他多想,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将他给吸到了对面,一个更加漆黑的世界。里面充满了一种可怕的气流,灰蒙蒙的,拥有这可怕的吞噬同化之力。就连九幽镜的防御之力都能被其给吞噬,若不是九幽法力深厚,又有万全准备,说不得真的扛不住。这些气流也有些熟悉,似乎和他传承记忆中的混沌之气有些相似。

        未知总是有些可怕的,但九幽不是胆小之人,继续往前头探去。走着走着,好像洞口变大了,变得不像是一个池井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天地。

        很快,九幽就走到了尽头。那里有着一个结界,明明是灰蒙蒙的和周围空气一样的颜色,但他却看看的清清楚楚。似乎这结界不是眼睛看到的,而是心中就觉得这里应该就是一个结界。

        九幽看着尽头之处,也并没有什么一样,一路之上也没有看到愿池之中冒出那些力量,那这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

        忽然,此处开始震动了起来。一股黑色雾气从结界之外涌了过来。九幽还没来得及避开,就被那黑色雾气给包围了起来。

        九幽连忙催动九幽镜将防御开启到最大程度,然而这防御结界却丝毫都没拦住那黑色的雾气,快如闪电般的钻了进来,钻入了九幽体内。

        黑色雾气一如九幽体内,九幽身体就动弹不得,眼睛也失去了神采,一丝丝黑丝开始在其眼中出现,直至布满整个眼球。

        “啊?!本庞拇蠼幸簧?,头发无风自动,整个身体开始溢散出强大的气息。而随着黑色雾气越来越多。九幽越发的强大,身躯也涨大了几分,看着有几分邪性。随后九幽走向结界,然后一掌拍了上去。

        “轰隆”结界震动,巨大的力量一把就把九幽震飞了出去。

        九幽站起身来,再次打了一掌,结果还是被震了出去。如此往复好几次,也没能奈何的了结界。

        九幽顿了顿,伸手召来之前掉在地上的九幽镜。一道幽暗的力量传入九幽镜之中,九幽镜顿时大方宝光,一道巨大的黑色神光朝那结界射去。

        结界亮起一道混沌之光,挡住了九幽镜的力量。然而结界本身也摇晃了起来,似力有不逮。一丝丝黑色雾气开始从两股焦灼的力量之中冒出,结界后面似乎有更多的黑色雾气宛如遮天的风暴朝这里涌来。

        只听见“轰隆”一声,结界破碎,一股巨大的气浪将九幽连同九幽镜顺着愿池通道给震了出去。也是这一股力量,将愿池通道以及这处空间都给湮灭了。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海南环岛赛彩票技巧 快乐牛是什么牌型 真钱斗地主游戏 12生肖时时彩方法 pk10龙虎投注技巧 加拿大快乐8三位 有爆料详情的足球app 体育彩票排列5 大奖100万 湖南体育彩票中心地址 山东群英会开奖 篮彩让分胜负二窜一 买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 体彩快中彩玩法 辽宁快乐12 体彩6+1开奖结果18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