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法责任制改革:追责保护相统一 给司法人员“定心丸” 2019-05-20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厉司霆听着她的碎碎念,只觉得无比窝心。

        他牵着人朝沙发走去,笑道:“好,我的错,今天我一定早早陪你休息?!?br />
        慕星染听到他这暧昧的语气,脸颊一边绯红:“胡说什么,谁,谁要你陪了?!?br />
        厉司霆看着她娇羞的模样,眼眸满满变得暗沉无比。

        慕星染感受到他炙热的目光,呼吸一紧,下意识闭上眼。

        下一刻,一道微凉的碰触紧贴在她的唇上,辗转允吸,没一会,房间里响起了暧昧的呻吟。

        ……

        接下去两天,依旧没有厉尘非的消息。

        就在顾靳泽准备改变注意追查时,他终于得到了消息。

        厉尘非出现了!

        他急忙联系厉司霆。

        “哥,我这边查到厉尘非的踪迹了?!?br />
        厉司霆听到这消息,立即停下手中的文件,眯眼。

        “很好,通知警方那边,你这边安排好人手,务必要把他抓捕归案?!?br />
        顾靳泽在电话里保证:“放心吧,哥,不会让他跑的?!?br />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带人去追击,同时也没忘记让人给警方联系。

        与此同时,厉尘非这边也察觉到有人在追踪他们。

        “老板,身后有尾巴?!?br />
        保镖把发现的事,报告给厉尘非。

        厉尘非闻言,侧头朝车外看去。

        就见几辆黑色的轿车不紧不慢的很在他们身后。

        他眯了眯眼,冷声道:“不管他们,先到码头再说,让那边的人做好接应的准备?!?br />
        保镖颔首,加快车速,并且联系码头那边的人。

        他们这边的变化,后面追踪的人也发现了。

        “顾老大,对方好像发现我们了,他们在加速?!?br />
        顾靳泽听了,立即做了部署调整。

        经过前两天厉司霆的提点,他知道厉尘非选在今天离开,定然是做好了万全准备,他可不能让厮跑了,不然哥那边可不好交代。

        “加速,拦截下他们?!?br />
        他指挥着手下飙车拦截。

        一时间,两方人飙车较量,把车道弄得骂声四起。

        交警也在第一时间追击,可两个轮子的车怎么跑得过四轮的。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几辆极速轿车消失眼前,最后没办法上报总局处理。

        顾靳泽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交警盯上。

        此时他紧盯着厉尘非所在的轿车,眼看前面码头就要到了,他必须赶紧把人拦截下来。

        “联系后面的车,十秒后,包抄撞过去!”

        他发狠的吩咐。

        “是?!?br />
        手下领命去安排。

        十秒过后,只听好几道巨响,就见好几辆轿车撞在一起,浓烟四起。

        特别是被最里面厉尘非所在的那辆车,已经撞变形了。

        也幸好这时道路上并没有什么车辆,否则麻烦的事更多。

        顾靳泽带着手下下车,慢慢的靠近车祸现场。

        就见厉尘非所在的车半天都没反应。

        他忍不住蹙眉,挥手,示意手下去查看。

        手下领命,小心的潜伏过去。

        眼看,那手下就要靠近车子,这时空气中传出一阵破空的声音。

        ‘?!囊簧?,就见一颗子弹射在车门上。

        伴着这声脆响,四周忽然窜出了不少外国大汉。

        顾靳泽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他们要动手的打算,立即变脸的大喊,“不好,所有人找地方掩护自己?!?br />
        他话刚落下,无数子弹破空射来。

        有人反应慢一步,直接被射成筛子。

        顾靳泽看着死去的手下,双眼火光直冒,咬牙下令反击。

        “给我打?!?br />
        然而他们的火力根本不够压制对方。

        很快就见那群外国人朝厉尘非所在的车辆走去。

        不用猜,顾靳泽也知道这些人是冲厉尘非来的。

        他绝不能让厉尘非被带走,不能让手下的兄弟白死!

        “顾老大,我们子弹不够了?!?br />
        偏这时手下送来了这个噩耗。

        顾靳泽磨牙,“没子弹,给我肉搏!”

        他说完,就自己先冲出去。

        直朝后方一个络腮胡男袭去。

        刚才他有观察过,这个男人是这群人的头领。

        擒贼先擒王,他懂这个道理。

        原本已经靠近厉尘非的外国大汉们,见自己老大被袭击,纷纷要去支援,这时顾靳泽这边的人怎么可能让他们过去。

        两方人马直接对上,肉搏。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打得不相上下的双方,慢慢出现了差距。

        顾靳泽这边隐隐占了下风。

        尤其是他自己,更是被那络腮胡连着两次给踹倒在地。

        力道之重,他都听到从自己身上传出的骨折声。

        “咳咳……”

        他躺在地上,满脸痛苦的捂着胸口,好半天缓神不过来。

        随着他的败落,他的手下也伤的伤,死的死,躺在地上。

        “不自量力!”

        就在这时,一道沉冷的男声在他头顶响起。

        顾靳泽艰难的抬头,就见那络腮胡不知何时走到他面前。

        紧接着,他胸口被一只战斗靴用力的踩着,碾压。

        剧烈的疼痛让顾靳泽面色变得惨白无比,额头更是青筋暴起。

        眼看人就要疼晕过去,络腮胡才放过他。

        他睨了眼去了半条命的顾靳泽,看到手下已经把厉尘非带出来,下令道:“我们走?!?br />
        顾靳泽躺在地上,双眼充血的看着络腮胡离开的背影。

        “顾老大,你没事吧?”

        随着络腮胡的离开,顾靳泽这边有人缓和过来,相互扶持着站起身,清查现场。

        有人见顾靳泽还躺在地上,面色难看到极点,不禁把人扶起来担心询问。

        “无事,你们去清点伤亡,叫人来接?!?br />
        顾靳泽靠在车门上,强逼自己的冷静下来做安排。

        他等手下离开后,拿出手机联系厉司霆。

        “哥,抱歉啊,我让厉尘非跑了?!?br />
        他喘着气,虚弱道。

        厉司霆听出他语气中的异样,眉头紧蹙:“顾靳泽,你受伤了?!?br />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顾靳泽听了,笑道:“没事,小伤,对方来接应的人不简单,我不是那人的对手,不,应该说,你这侄子背后的势力不简单?!?br />
        他说着,断断续续把刚才的事汇报给厉司霆。

        厉司霆听完,面色沉了下去。厉尘非竟然还有国外的势力,这倒是他没想到的。
  • 司法责任制改革:追责保护相统一 给司法人员“定心丸” 2019-05-20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体彩快中彩玩法 北京赛车改单是真的吗 3d溜溜 舟山飞鱼开奖走势图 竞彩篮球大小分是什么意思 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稳定版 pk10怎么玩345678 北京赛车pk10奖金调节 上海时时乐和值走势图连线 北京赛车pk10直播 北京pk10能不能作弊 竞彩篮球大小分判断 福利彩票走势图中彩网 上海时时乐app 新疆时时彩开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