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法责任制改革:追责保护相统一 给司法人员“定心丸” 2019-05-20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厉司霆沉吟了半刻,心中才缓缓生出一个主意。

        “大哥,你看这天去救人行吗?”

        厉司霆把厉尘非给他举办葬礼的事说出来,听得秦昱傻眼了。

        “你们厉家的人还真会玩?!?br />
        秦昱在听完整个事件后,忍不住吐槽道,“这件事我会跟爷爷说?!?br />
        厉司霆自动忽略前面半句,颔首。

        “行,如果爷爷同意,大哥你告诉我一声,我这边也要做些安排?!?br />
        随后两人又就着这事说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

        翌日,厉家老宅。

        厉老夫人从床上醒来,关于昨天的记忆满满归拢,她的眼眶再次红了,整个人更是忍不住的哭出声。

        “司霆,我的司霆?!?br />
        厉老爷子听到声音,从沙发惊醒,他听到老伴哭泣的声音,急忙走过。

        “夫人,你冷静点,司霆不会那么容易出事?!?br />
        他安抚道,却在看到老伴伤心的容颜自己也忍不住难受。

        “你说没事,那视频是假的吗?是假的吗?”

        厉老夫人含泪的质问道。

        她抓着厉老爷子的衣袖,双眼带着希翼。

        厉老爷子看着她这眼神,说不出话来。

        他这表情让厉老夫人眸中的亮光一点一点的暗淡下去。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一个黑衣保镖站在门口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开口:“老爷,夫人,时间到了,该去机场了?!?br />
        厉老夫人愣住。

        “老厉,我们去机场做什么?”

        厉老爷子看着他,欲言又止,还不等他出声,那保镖救替他解释了。

        “厉总孝心,怕二老承受不住丧子之痛,所以安排你们去瑞士散心,顺便养老?!?br />
        “我不去!”

        保镖的话刚落,厉老夫人就厉声叫了起来。

        可现实哪有她抗拒的机会。

        她被女佣强制从床上拉起来,在简单的一番收拾后,就被塞进了车里。

        “混账!我要见厉云泽,让他出来见我!”

        厉老夫人并没有经历昨天厉尘非强势的一面,在被这番对待后,恼羞成怒的呵斥。

        “夫人,别叫了,他们不会出来!”

        厉老爷子虽然也恼怒不已,却已经认清现实。

        他安抚着自己老伴,把昨天的事简单讲了一遍。

        厉老夫人听得更加气愤,胸口不停的起伏。

        眼看又要气晕过去,厉老爷子赶紧为她拍胸顺气。

        “夫人,你要冷静,注意自己的身体?!?br />
        厉老夫人紧紧的抓着他手,努力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好一会,她才平息胸中的怒气,咬牙切齿道:“一群白眼狼,老厉,难道你就这么看着他们吞噬属于司霆的东西吗?那些东西我宁愿喂狗,都不想让他们拿去!”

        她说的很不甘心,厉老爷子冷着脸听着。

        他扫了眼前面开车的司机和保镖,并没有回应,反而想转移老伴的注意力。

        “好了,这些事就是我们想插手也没办法,你还是多保重自己的身体?!?br />
        他说完,伸手捏了捏老伴的手心,对着她轻轻的摇头。

        厉老夫人感受到他的小动作,先是愣了下,旋即多年的相处,让她明白到老伴传递来的信息。

        她也警惕的看了眼前面的两人,随后点头。

        “行,我不想了,让我休息会?!?br />
        话落,她就侧头准备靠在椅背上休息。

        然而意外就在这一瞬间发生。

        只听车子发出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便是紧急停车。

        两老因为这突来的变故,惯性的冲击让他们撞到前方的椅背上。

        “发生什么事了?”

        厉老夫人捂着额头,朝车外看去。

        就瞧见车窗外,好几辆黑色轿车把他们围在中间。

        四周除了他们,并没有其他的车辆。

        厉老爷子也察觉到外面的情况,眉头紧皱。

        “老爷,夫人,你们别下车!”

        副驾驶的保镖冷冽着声音对他们叮嘱。

        话落,他便直接打开车们下车。

        原本他是想交涉拖延时间。

        哪只他刚下车,冥夜这边却一言不发的直接动手。

        ‘砰’的一声枪响,直接打破四周的寂静。

        “啊——”

        厉老夫人更是吓得惊呼起来。

        她浑身颤抖着,紧紧的抓着厉老爷子。

        厉老爷子也很紧张。

        特别是在看到他们的保镖被解决掉了,那些不明身份的人朝他们走来,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老爷,夫人,请下车?!?br />
        冥夜把手里的枪收了起来,露出自认为和谐的笑容,对着两老开口。

        却不知道他这模样更加的瘆人。

        两老看着他,以及他身后带枪的人,强制镇定的从车上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抓我们想做什么?”

        下车后,厉老爷子质问道。

        脸上的防备一览无遗。

        冥夜看着,心知他们的出场吓到了两老。

        同时也让他们误会了,他急忙解释道:“老爷你别误会,我们是奉老大的命令来就你们,哦,我们老大是厉司霆?!?br />
        两老听到这话震惊了。

        厉老夫人甚至顾不上害怕,猛地上前抓住冥夜的手质问道:“你说谁?”

        冥夜被她摇的说不出话。

        厉老爷子赶紧拉住自己老伴:“夫人,你先冷静,让他把话说出来?!?br />
        冥夜感受到手上的劲道消失,很是松了口气。

        “老爷,夫人,我们老大确实是厉司霆,具体的,说来话长,不如你们跟我回去,让老大亲自跟你们解释?!?br />
        他说完,示意两老上车。

        两老对视了一眼,心中存了一肚子的疑问,只想快点见到厉司霆,也就跟着他上车离开。

        等厉尘非得到消息时,两老早已经被冥夜劫走了。

        “废物,两个老东西你们都看不住,我要你们何用!”

        厉尘非拿着手机在办公室里大发脾气。

        他骂了许久,才厉声吩咐:“给我找,我就不信两个活生生的人还能在丰城消失!”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心中的怒气却怎么都平息不了。

        不知到怎么的,他忽然想起上次厉云舒失踪的事。

        也是这样被人救走。

        想着,他心里隐隐有股不安,忍不住猜测这背后救人的是谁。

        原本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厉司霆,可很快就被他否认了。

        他都‘亲眼’看到他死亡,怎么还有可能出现。那么这幕后的人是谁?
  • 司法责任制改革:追责保护相统一 给司法人员“定心丸” 2019-05-20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重庆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pk计划软件 内蒙古时时彩组选 时时彩360 北京pk10怎么研究走势 安徽时时彩规则 幸运农场幸运三 足彩总进球结果 七星彩彩经网杀号 北京赛车单双技巧 大发888娱乐城下载 山东时时彩官网 pk10冠亚和2.2对刷公式 中国教育台1福彩开奖 pk107码一期 网络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