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法责任制改革:追责保护相统一 给司法人员“定心丸” 2019-05-20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黑福彩22选5开奖走势图表 > 甜妻来袭:小叔抱一抱 > 第521章 历司霆,死了?
        厉尘非原本就知道佣兵的计划,所以一直等着他们的消息。

        此时电话响起,他迫不及待的接听,着急询问。

        “情况怎么样?人解决了吗?”

        佣兵首领把‘厉司霆’跳崖的事说了,厉尘非虽然不满,不过想到‘厉司霆’不可能活下去,也认同了雇佣兵完成任务。

        “既然这样,你把把视频交给我,交易就算完成了?!?br />
        佣兵颔首,没一会就把录制的视频发给厉尘非。

        厉尘非坐在办公椅上,看着屏幕里‘厉司霆’狼狈逃跑的画面,心里就是一阵畅快。

        他癫狂的大笑:“哈哈,厉司霆,你也有今天!”

        想着,他不禁想起了慕星染。

        那女人为了厉司霆没少跟她做对,若是让她知道厉司霆死了,那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如此想着,厉尘非就坐不住,他现在很想看看那女人崩溃的情绪。

        他把视频转移到手机上,就驱车去了璧山别墅区。

        半个小时后,他抵达别墅,快步走到关押慕星染的房间。

        推开门,求瞧见慕星染靠坐在阳台上,脸上看不出表情。

        慕星染察觉到有人进来,却没有动。

        厉尘非也不在意她的无视,一步一步的朝她走去,在她的对面坐下。

        这下慕星染就是想无视他也不行。

        她警惕的看着厉尘非,质问道:“你来干什么?”

        厉尘非瞧着她防备的模样,轻笑道:“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厉司霆的消息吗?我当然是你告诉你的?!?br />
        慕星染将信将疑的看着他。

        她不相信这男人会这么好心告诉她关于司霆的事。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

        厉尘非无所谓的耸肩。

        “相不相信都是你的事,我只是想找个人分享我的喜悦罢了?!?br />
        他说着,脸上的笑意约发的缠烂,甚至带上了疯魔。

        “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二十年!终于,那个处处压着我的人死了,哈哈,以后厉家就属于我了,谁也阻拦不到我了!”

        慕星染越听这话越觉得不对劲。

        她心底起了不安,起身抓住厉尘非着急逼问。

        “厉尘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做了什么?”

        厉尘非低头看着变了脸的慕星染,露出残忍的笑容,说着让她遍体生寒的话。

        “做了什么,当然是除去了某些碍眼的家伙,而你以后就属于我了?!?br />
        慕星染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她自然是知道这男人口中所指的碍眼家伙是谁,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更加不相信。

        “不,不可能,司霆不会有事的!”

        厉尘非好似早料到她会这么说,把手机里备份的视频哪了出来。

        “不相信吗?那你看看这个?!?br />
        话说完,他点开视频。

        当慕星染看到视频出现的人影时,整个人都愣了。

        就算视频昏暗无比,她还是一眼认出里面的人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司霆’

        她双眼紧紧的盯着视频里的人影,一颗心更是随着里面的人惊恐着。

        特别是最后跳崖的一幕,直接让她崩溃的拍掉手机。

        “不,这不是真的?!?br />
        她红着眼眶,不愿相信的叫着。

        “司霆不会死的,他不会死!”

        厉尘非看着情绪激动的慕星染,心中是一阵解气。

        他捡起地上的手机,一手掐住慕星染的下颚,逼着她面对现实。

        “慕星染,看清楚,你的厉司霆已经死了!”

        慕星染被迫再次看一遍‘厉司霆’跳崖的画面,只觉得心仿佛被利器生生撕裂开,疼得无法呼吸。

        泪水仿佛断线了的珠子不停从眼角流出。

        “他不会死,他不会死的,我不要看!”

        她开始挣扎,可厉尘非怎么可能要她逃避,捏着她的下颚,用着无比阴狠的声音对她洗脑。

        “慕星染,面对现实吧,厉司霆死了?!?br />
        慕星染闭着眼睛,不要自己去看。

        厉尘非看着她紧闭双眼疯狂摇头,眼里闪过不忍,可旋即就被他收敛了起来。他猛地推开慕星染,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盯着她:“我早就说过,我不会放过他的,而你只会是我的,如今只要你老老实实跟在我身边,把这个野种打掉,我可以允许你留

        在我身边?!?br />
        慕星染跌在地上,猛地听到他这话,眼中闪过无限恨意。

        她眼角扫到一旁放着的水果刀,愤怒的她,直接拿起那水果刀,不管不顾的癫狂朝厉尘非捅去。

        “厉尘非,我要杀了你!”

        厉尘非不察,手臂上被划伤了。

        “贱-人!”

        他恼怒的一巴掌扇在慕星染脸上。

        力道之大,让慕星染一阵耳鸣,脑袋发晕,再加上她此时本就情绪不稳,直接两眼发黑的晕了过去。

        厉尘非下意识的把人接住。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红肿的脸颊,配着未干的泪水,怎么看都楚楚可怜,惹人怜爱。

        可此时他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想法,毕竟没有任何男人会怜香惜玉一个想杀自己的女人。

        他只要想到刚才的事,心中就是一阵愤怒。

        如果不是他反应快,此时他身上就被这个女人捅了个窟窿。

        想着,他就狠狠的把人丢到床上,大步的转身离开。

        毕竟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厉尘非先去把手上的伤口处理了,就开始着手安排‘厉司霆’死亡的后续事情。

        他先回道家中,把这件事跟父母只会了一声,不过却没有说实话,只说厉司霆遇难。

        秦婉君和厉云泽都惊了。

        前者是惊喜,后者则是震惊。

        “尘非,司霆真的死了?”

        秦婉君听了,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欣喜,再次确认的询问。

        厉尘非颔首。

        “太好了,以后我们一家就是厉家的真正主人了?!?br />
        秦婉君得到首肯,再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她的话让厉云泽不满的皱起眉。

        怎么听着都像她巴不得司霆出事。

        “老婆,你这说的什么话?”

        他呵斥的开口。

        秦婉君被他这么一说,刚想跟他怼回去,就被厉尘非打断了?!昂昧?,妈,你就收敛点,现在重点是小叔名下的股份,其他都是无关紧要的,我们必须要拿到小叔名下的所有股份?!?/div>
  • 司法责任制改革:追责保护相统一 给司法人员“定心丸” 2019-05-20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江西多乐彩任五遗漏表 狐仙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天津时时彩下载手机版 pk10走势揭秘 百度彩票官方电话 福利彩票七乐彩复式 香港开奖现场 幸运飞艇计划书猜 6场半全场分析 洛阳市福利彩票中心地址 福利彩票官网加盟 赌场风云 电视剧 双色球预测最准确人138期 幸运赛车玩法奖金表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