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法责任制改革:追责保护相统一 给司法人员“定心丸” 2019-05-20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慕星染听完鬼医的话,心里是说不出的失望。

        “那如果鬼医生有司霆的消息,还希望你能告诉我?!?br />
        鬼医连连点头。

        “放心,我要是有消息,一定告诉你?!?br />
        她面上答应着,心里却忍不住暗暗祈祷。

        只求以后事情都结束了,老板娘能看在她尽心尽力帮忙照顾阿姨还有孩子的份上,别迁怒她。

        随后两人又聊了些关于秦若雪康复的问题,慕星染才带着满心惆怅离开。

        相对于慕星染的惆怅担忧,厉尘非这两天的心情却异常好。

        他心中最大的隐患解决了,能不开心吗?

        派去英国那边的人,已经给他传回确切消息,找了厉司霆,现在只要他的一句话,就能立马让厉司霆这个人消失在这世界上。

        而且公司这边,在跟顾馨羽合作后,资金充足,许多停顿下来的项目重新运行,连带股市的动荡也平定了。

        想到这,厉尘非不禁想起被宋家牵连的项目,这段时间忙着其他都还没过问后面的处理。

        他按下内线让助理进来。

        “被司法部扣下的那几个项目,处理的怎么样?“

        助理闻言,想了想回答道:“那个几个项目,因为是宋市长批准的,上面的意思是,需要宋市长那边调查没事后,才能放?!?br />
        厉尘非蹙眉,“那宋家那边的情况现在怎么样?”

        助理摇了摇头。

        “宋市长还在调查,我用另外的渠道了解到了一些小道消息,据他们透露,是有人在搞宋市长,每次在上面要结案的时候,就会有人匿名送去宋市长的一些罪证,所以到现在宋市长的案子还在调查?!?br />
        厉尘非听了,脸就一沉。

        若是这样,他们的那些项目岂不是要一直被拖累。

        这其中损失的资金,谁来给他负责?

        还有宋家,没想到平日看着正直清廉,私下竟然做了那么多混账事。

        害得他偷鸡不成倒蚀把米。

        现在,他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和宋家的联姻了。

        他挥手让助理出去,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司里思考。

        没多久,他已经有了主意。

        如果宋家不能再为他利用,那么他只能舍弃。

        只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必须小心的处理这件事。

        否则让宋家记恨上他,哪怕现在宋家自身难保,也不能保证宋泽信那老狐狸会不会有什么后手拉着他一起倒霉。

        当晚,他回到厉家,用餐时,秦婉君也问起了宋家的事。

        “尘非,宋家的事现在有眉目了吗?现在你跟那宋千惠还有婚约,要是他们完了,会不会影响到我们厉家?”

        厉颜菲听了,也忍不住附和。

        “要我说,哥干脆换一个联姻的人,这扯上官司的政要人员,有几个最后是平安的?!?br />
        厉尘非扫了他们一眼,冷声道:“这事我已经有主意了,你们不用管?!?br />
        秦婉君和厉颜菲面面相觑了眼,也不再多言。

        旋即,秦婉君说起厉家两老的事。

        “算时间,老爷子他们也差不多该出院了,尘非,你有想过怎么安排他们,我可先说,我不想再跟他们住在一起?!?br />
        秦婉君嫌弃的开口。

        “厉家那么多房产,难道还找不出一套给他们???”

        厉尘非不在意的回答。

        秦婉君满意了,厉云泽却看着自己妻子欲言又止。

        最后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最终还是什么话后没说。

        又过了几天,就在厉尘非想到办法,打算去宋家,在路上忽然接到助理的电话。

        “总裁,刚刚得到消息,宋市长官复原职了?!?br />
        厉尘非愣了,旋即踩下刹车,把车停在路边,蹙眉询问:“怎么回事?”

        助理赶紧把自己得到的消息汇报出来。

        “据小道消息,是上面的大人物帮了宋市长?!?br />
        厉尘非沉眸的听着。

        心中思绪也是千变万化。

        大人物,能这么快让宋泽信官复原职,他能想到的只有秦家。

        可他转念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

        秦家的那些人是眼里最容不下沙子,怎么可能去帮宋泽信。

        想着,他心里不禁有些失望,要是这事是秦家做的,他也算抓着一个秦家的把柄了。

        他只能压下心中的失落,让助理去调查具体的情况,他也好衡量和宋家的联姻要不要维持。

        助理领命去了。

        厉尘非干脆就在路边等消息。半个小时后,助理再次打来电话:“总裁,已经调查清楚了,是宋市长这次的事牵连的人很多,里面的人,有好些人都参加了上面的派系内斗,如今听说正是那些派系的关键时刻,所以他们抹了宋市长的证

        据?!?br />
        厉尘非听完,心里虽然诧异这里面的牵扯,不过心里已经有了决断。

        既然宋家有人保,那也就是说这背后的靠山很大,跟宋家的联姻,他还是有利可寻。

        “我知道了,既然宋市长那边已经官复原职了,我们扣下的那几个项目,你现在去处理,我希望明天就能听项目正常运行的消息?!?br />
        “我知道了?!?br />
        助理领命的挂了电话。

        厉尘非在挂了电话后,也重新启动车子朝宋家行去。

        只是这次,他的目地改了。

        二十分钟后,宋家到了。

        而此时宋家门外很是热闹。

        两边停了不少公安机关的专用车。

        厉尘非扫了眼,就整了整衣服迈入大门。

        宋家的佣人见到他,立即招呼他入坐,随后上楼去通知宋泽信。

        此时宋泽信正在书房接待以前的幕僚。

        不过对于这些人,宋泽信都是皮笑肉不笑的接待。

        只因前段时间,他出事,这些人都没出现过,现在他好了,一个个又来讨好。

        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先生,厉总来了?”

        就在宋泽信心中不耐时,佣人就送来了他逐客的借口。

        另一边,宋千惠也在房间里得到佣人的通知,欢天喜地的下楼。

        “尘非,你来了!”

        她瞧见厉尘非激动的扑过去,抱住。

        厉尘非忍着心里的排斥,回应着她,刚想要她站好,就听到楼上的脚步声,看到一群人跟在宋泽信身后下楼。

        他只是扫了一眼,便恭敬的对宋泽信招呼:“宋叔叔?!比床恢诖蛄磕切┠涣诺耐?,那些幕僚也在打量他。
  • 司法责任制改革:追责保护相统一 给司法人员“定心丸” 2019-05-20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北京赛车pk10牛牛妙招 七星彩17082期规律图 生肖时时彩中奖金额 河北福彩20选5 11选五多乐彩走势图 新时时彩选号 秒速时时彩计划网 七星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有没有假 德州扑克单机版下载 七乐彩杀号2元 500彩票网可信吗 北京赛车pk拾平台 西安福利彩票中心领奖 双色球预测 新快赢48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