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法责任制改革:追责保护相统一 给司法人员“定心丸” 2019-05-20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顾馨羽也在隔天从盯着厉尘非的手下得知厉司霆的消息。

        得知司霆醒来了,她心里有事松气又是复杂。

        她心里清楚,厉尘非不会让厉司霆这么简单的回来抢夺他的大权。

        她想帮司霆,可又不想帮他。

        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去帮他,他也不会看到她的好,最多只会换来一句感谢。

        顾馨羽心里纠结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医院。

        厉家两老看到她每天准时的过来照顾他们,眸中也是复杂。

        厉老夫人想了想,打算跟顾馨羽坦白,不希望这么好的女孩子在他们司霆身上手上。

        “馨羽,你坐过来,伯母有些话想跟你说?!?br />
        厉老夫人对顾馨羽招了招手。

        厉老爷子大概猜得到了自家老婆子要说什么,抖了抖手中的报纸,故作专心的看着。

        而顾馨羽在听到这话时,眼里闪过不甘。

        她心里已经猜到了,这时候这老女人会跟她说什么。

        可她不能让她把话说出来,否则以后连唯一接近司霆的机会以及帮手都没了。

        想着,她便打算把关于厉司霆的消息说出来,转移两老的注意力。

        “正好,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伯父伯母,是关于司霆的哟?!?br />
        她故作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旋即就见两老瞬间忘了他们刚刚的打算,追问起厉司霆的事。

        “司霆怎么了?”

        厉老夫人紧张的询问。

        厉老爷子也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朝她看去。

        “早上我来之前,在尘非那到消息,说司霆在英国那边治疗已经醒过来了,我想,相信过不了多久,司霆就能回来?!?br />
        顾馨羽欣喜的开口。

        却不知她的话对两老是多大的惊喜和错愕。

        “司霆真的醒了吗?”

        厉老夫人激动的抓着顾馨羽的手臂询问。

        就连厉老爷子也错愕的看向她。

        因为没人比他更清楚厉司霆的情况。

        他明明是把司霆安排在瑞典的,怎么会跑去英国?

        他强制压住内心的惊涛骇浪,才面上不显的关心询问:“既然司霆醒了,尘非那边怎么说有安排人去接司霆回来吗?”

        顾馨羽摇了摇头,“这个我不知道?!?br />
        厉老夫人听了,有些失望,转头催促厉老爷子。

        “老厉,司霆不是你安排的吗?你赶紧打电话去问问是不是真的?!?br />
        厉老爷子听了,脸上有些迟疑。

        他扫了顾馨羽一眼,眼中带着审视。

        除去刚刚听到消息时的震惊,现在冷静下来,他就不得不对这孩子之前说的话怀疑起来。

        谁都知道顾馨羽对他们家司霆死心塌地,厉尘非怎么可能把这样消息告诉她?

        这些天他虽然在医院躺着,不管外事,可如果司霆那边真有消息,研究所那边肯定会联系他。

        因此他不得不多想。

        也不知是不是他眼中的审视意味太重了,让顾馨羽察觉到,心不安的看过去。

        “伯父怎么了?”

        厉老爷子眼神闪烁的回神:“没事,就是太过惊喜了,我晚点再打电话去问问?!?br />
        顾馨羽听到这话,微微变了脸,很快就恢复了。

        她多少猜到,这老不死的是在防备她。

        因此她再聊了几句后,就借口离开了。

        等她走后,厉老爷子就变了脸。

        厉老夫人还没察觉到,催促着他赶紧打电话联系。

        “老厉,赶紧问问,司霆是不是真醒了?!?br />
        厉老爷子点了点头,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拨出号码。

        只是也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厉老爷子的脸瞬间黑了下去。

        厉老夫人看着忍不住担心起来,以为是司霆出了什么事。

        等厉老爷子挂了电话后就迫不及待的询问。

        “老厉,你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司霆那边出了什么事?”

        厉老爷子闻言,看了眼自家老伴一眼,不忍她担心,摇头回应:“不是,只是司霆伤还没好,一时半会回不来?!?br />
        厉老夫人听到司霆伤还没好,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怎么过去这么久,伤还没好?!?br />
        “那么重的伤,一两个月怎么可能好的了?”

        厉老爷子安抚了几句,见老伴不再追问,松了口气同时又提起了心。

        刚才的电话,让他得到一个消息。

        司霆早在一个月前被人劫走了。

        他现在很担心劫走司霆的人会不会是厉尘非。

        和厉老爷子一样担心的,还有慕星染。

        几天过去,大哥那边还没找到人的消息,让她牵挂的,食不下咽,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就是在工作上也常常犯错。

        秦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暗中?;つ叫侨镜娜?,也把这事汇报给了厉司霆。

        “夫人这段时间憔悴了不少,秦家很担心,怕影响到夫人的身体健康还有孩子?!?br />
        厉司霆听着,双眼紧紧的盯着守着拍回来的照片。

        他看着照片里消瘦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的人儿,心里是一阵一阵的抽疼。

        特别是那明显的大肚子,配着她娇小的身子,怎么看都负重的吓人。

        他紧抿着唇,大拇指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照片上的人儿。

        思念如潮水涌来,真想现在不顾一切地去见这让人心疼的人儿。

        可还不行……他还不能出现。

        染染,对不起,再坚持一下下。

        他舍不得的放下照片,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主意。

        “冥夜,把鬼医叫过来,我有事要她去办?!?br />
        ……

        又是两天过去。

        这天,慕星染休息在家,秦老太太得知后十分开心,立即吩咐厨房炖了补汤。

        她拉着慕星染在客厅坐着,也不忘念叨。

        “你这孩子,真是不爱惜自己,瞧瞧,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肉,又没了,一会你可得多喝点补汤?!?br />
        慕星染听了又是感动又是无措。

        她是真怕了外婆的补汤。

        赶紧朝秦芷萱求救去。

        秦芷萱得到眼神,立即领会的上前帮忙。

        她挽住秦老太太的手臂撒娇道:“奶奶偏心,有补汤都不给我喝?!?br />
        秦老太太没好气的指了指她额头。

        “你壮得跟头牛似得,还好意思跟染染抢补汤?”

        三人笑闹着,就在这时,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

        慕星染起身去接,就瞧见号码是国外打来的。她不由得有些激动,忍不住猜测这是不是司霆打来的。
  • 司法责任制改革:追责保护相统一 给司法人员“定心丸” 2019-05-20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北京pk10一天几期 北京时时彩赛车微信群 河南22选5 北京赛车pk10交流论坛 福建省体育彩票官方网 澳客足彩 重庆百变王牌规律 开乐彩开奖 3d试机号口诀 七乐彩开奖号码查询表 体彩排列5中2个数字 广东彩票网 上海时时乐彩空开奖 时时彩走势图老时时彩 2018海南环岛赛吉祥物 有啊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