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夏国中医代表队这边选定了秦穆然,秦穆然还是不情愿的。

        毕竟一开始他便是来打算打酱油的,可是千算万算,终究还是没有算到自己逃脱不了这一劫。

        没办法,药岐都已经将话给说出去了,他此时要是不参加的话,反倒是会让这群棒子看不起!

        “接下来的第四轮和第五轮就由我来吧!孟小妹妹,你就休息吧,这群人还不值得你出手!”

        秦穆然面带微笑,看着一旁身材娇小的孟美云说道。

        “那就有劳秦大哥了!”

        孟美云是知道秦穆然的厉害的,既然秦穆然愿意出战,孟美云也是乐意如此的。

        秦穆然走了出来,一身灰色的中医长袍,穿在他的身上,仿佛古代的名医再生一般,那气质,那气场,便是让在场围观的不少中医院的主任医师们眼前一亮。

        从来都没有见过能够将中医长袍穿的如此好的人!

        “我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你来!”

        朴昶看了眼秦穆然,赫然便是认出了他便是之前说话冒犯自己的人。

        “呵呵!巧了,我也同样没有想到你们会一如既往地无耻??!”

        秦穆然冷冷地笑道。

        要论嘴巴的毒辣,秦穆然可是一点都不逊于朴昶,斗嘴,哥除了干不过那个老不死的道士,其他的人,哥还就真的没有怕过。

        “无耻?绝对的实力面前只有弱者才会说对方无耻!”

        朴昶不屑地说道。

        “当然,你们不就是弱者,然后还偏偏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真的不知道你们哪里来的勇气这么说的?难不成是梁静茹给的勇气?”

        秦穆然继续说道。

        “少说这些无用的!今天我就要让你们见见,我们棒医才是黄帝正统,你们夏国的中医只不过是我们的一个旁支罢了!”

        朴昶目光如炬,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秦穆然。

        “还你们是黄帝正统呢,你有脸说我都没脸听!你们寒国一直都是这样,觉得什么都是你们的,黄帝是你们的,蚩尤是你们的,孔子,老子也是你们寒国的,就尼玛连韩寒都是你们的,说真的,长这么大我没有彻底服过谁,但是对于贵国的厚颜无耻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秦穆然言语之中满是嘲讽地说道。

        “是不是不是你说了算的,而是大家一起评判的!这一次,注定就是我们棒医成功!而你,只会成为我们的垫脚石!”

        朴昶用只能够两人听到的话,对着秦穆然挑衅地说道。

        “呵呵,是吗?不过我心中有个疑问一直想要问你?!?br />
        秦穆然一双眼睛盯着朴昶问道。

        “什么?”

        “是不是你们寒国姓朴的名字都这么奇葩?”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扬,笑道。

        “你什么意思?”

        看到秦穆然这个样子,朴昶顿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看,你姓朴,叫什么?朴昶??!你知不知道,在我们国家,嫖——娼是犯法的?之前我还遇到几个姓朴的,一个叫朴正欢,一个叫朴步成,你说,你们这个姓氏,真的是不知道你们祖先的脑子里在想什么龌龊的东西!”

        既然朴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秦穆然也没有必要保持着克己复礼的姿态了。

        “你混蛋!”

        朴昶这个时候总算是听出了秦穆然的意思了,当即脸上爆发出愤怒的神色,怒吼道。

        “呵呵!”

        秦穆然淡淡一笑,似乎朴昶越是如此愤怒,他便越是心里舒服!

        这群寒国的棒子,在夏国的历史上就是个不安分的主。高句丽与隋唐的战争都表明着他们的野心。

        “两位,不要再争吵这些了,这么多人都等待着呢,开始第四轮的推拿吧!”

        药岐看秦穆然与朴昶这剑拔弩张的状态,连忙出面协调道。

        “哼!一会儿孰强孰弱,事实说话!现在让你嚣张一会儿,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朴昶冷哼一声,便是转过身去,不再理会秦穆然。

        秦穆然身后,一众中医代表队队员却是忍不住要笑。

        别人不知道秦穆然,不代表他们不知道秦穆然。秦穆然可是比药老还要厉害的人,朴昶竟然是说要给秦穆然颜色看看,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一时间,整个中医代表队的人员都在等待着一会儿看朴昶被秦穆然啪啪的打脸。

        “第四轮,推拿,我宣布,现在正式开始!”

        伴随着药岐的话音落下,只见两名落枕的患者齐齐被医院的护士搀扶了进来。

        “这两名患者都为落枕,夏寒双方的代表医生,需要同时开始给两位患者进行推拿,哪位患者率先好了,便是那位获胜!”

        药岐将这一轮比赛的规则说了出来,秦穆然和朴昶皆是点了点头。

        “下面,两位开始吧!”

        药岐对着二人说道。

        伴随着药岐的一声令下,朴昶率先便是对着面前落枕的患者,开始进行推拿。

        棒医里面也是有推拿这一项目的,所以朴昶做起来也是轻车熟路。

        他的手顺着患者落枕的部位,轻轻揉捏,两指却是不停地扣动着周围的穴道,以达到帮助患者减轻痛苦的目的。

        可是另一边的秦穆然则是翘着二郎腿,仿佛参赛的人不是他一般,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朴昶在推拿。

        “医生,你快帮我解决下吧,我的脖子真的好疼!”

        那名病患见朴昶都开始给隔壁的治疗了,自己却还歪着脑袋在这里等待着,顿时有些着急地说道。

        “等等吧,不着急!”

        秦穆然很是淡定地说道。

        “???等什么等??!医生,我都快难受死了!”

        病患很是难受,看着秦穆然很是苦逼地说道。

        “放心吧,他那个怎么得也得一个小时,你这个嘛,一分钟吧!”

        秦穆然很是随意地说道。

        此话一出,坐在一旁的孔一斌,姜黄岐等人没吓的直接从椅子上给掉下来。

        什么技术?落枕治疗只要一分钟?你以为是手麻了???即便是手突然麻了一下,想要恢复也不可能这么快??!

        众人瞪大了眼睛,他们都知道秦穆然医术高超是不会说大话的,一分钟,估计就真的是一分钟了,一个个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证奇迹,想要看秦穆然是如何做到的!

        
  • 地盘、招牌和钱包 日媒总结日本“政二代”与一代的不同 2019-04-19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4-19
  • 湖北醉驾男子高速耍酒疯拒缴通行费 已被刑拘 2019-04-11
  • 韩职足球比赛分析 北京快乐8官方开奖结果 彩票网站违法吗 四川麻将 北京赛车改单谁搞过 南国体彩41 真正北京赛车计划软件 快速时时彩开奖记录 彩经网杀号 香港马会内部资料大全 天津时时彩怎么停了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图 安徽时时彩开奖走势图表 真钱棋牌 河南体彩快赢481视频 海南环岛赛摩托车